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熟女售票员
熟女售票员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熟女售票员

  认识那个老娘们大概在三年前。

  刚工作那会,每天早晨都要起大早,坐公交车穿过整个市区到远在北郊的单位上班,不厌其烦却也没有办法。那时候市里还没有无人售票车,好在上下车都是终点站,总有位。

  其实我这人特正派,刚到单位时,领导们交际应酬,声色犬马的勾当见过不少,因此给人家当秘书,一开始他们倒也不避我,可我也尽量找借口回避。时间长了他们对我有了戒心,出去玩就不叫我了,正好,下班后就可以早回家看自己喜欢的动画片。

  那天下午正要下班走人,省局纪检的一帮头头儿们突然驾临本单位,分局要整风的消息其实早就传开了,虽然谁都知道这是一如既往的假模假样,但毕竟人家来了你一人没有也不像话。我连忙给正在外面喝花酒的处长打电话汇报,这个老小子已经喝高了,罗里叭嗦的说什么:「让他们到夜总会来找我吧,我请他们消夜。」

  我心里说去你妈的吧大傻逼,放下电话我就开始编,我说:「各位领导们啊实在对不起,我们几个大处的领导组成调研组去各分所搞调研了,留守的领导出任务的出任务、找不着的找不着,你们吃饭了没?没吃咱们先去吃饭?……」他们瞅瞅我的警衘,就不大愿意搭理我了,安排他们住下后连叫我一块吃饭的客气话都没讲。

  坐上公交车时已经八点半了,天完全黑下来,车内人少又没有灯光,我用外套蒙上头准备打个盹。迷迷糊糊中被一阵喝骂声吵醒,原来俩喝醉的傻逼青年正在骂女售票员,脏话连篇不堪入耳,什么「操死你个老婊子」之类。女售票员巾帼不让须眉,荤段子连篇,诸如「一逼夹死你俩」「把你俩再塞我逼里去」,司机装孙子不吱声。听口气好像是这两人上车不买票,售票员批评他们他们还不乐意什么的。

  我有点烦,戴好帽子走过去,亮亮证件然后说:「我是市中区刑警大队的,你们有什么问题和我到队里谈好不好,公共场合不要喧哗。」两个小子当时有点傻眼,愣在那说不出话。我说:「如果没事的话赶紧擦鼻子滚蛋。」司机很识时务的停下车,他们下车就跑,头都没敢回。

  售票员对我说谢谢的时候,我仔细看了一下她的脸,四五十岁模样,微胖,由于激动脸上的红潮尚没褪去,大概知道我听见了她刚才说的那些下流话,表情有点羞答答的。我摆摆手坐回原位,继续睡我的觉。

  一个刹车把我惊醒,有人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到站了,下车吧。」睁开惺松的睡眼,哦,是那个说脏话的老娘们,然后我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女式大衣。

  「谢谢。」把衣服还给她时,我说。

  从那之后我们就算认识了,她那时应该有四十五六岁吧,这几年来就一直跟着这条线跑,一三五的夜班(奇怪的是我好像从没见过她)。老公下岗后在外面干些零活,还有个上高中的女儿。有意思的是她好好说话时还是挺细腻温柔的,一点不彪悍。渐渐地,我对她有了种让自己不安的感觉。

  那年夏天去体育中心为足球比赛执勤,下班后跟同事去喝了点小酒,快九点的时候我说我得闪了,再不走就赶不上车了。晕晕糊糊的上了公交车,又看见了她。

  我喝的有点兴奋,坐在她后面跟她聊天,车厢里既黑又空,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我的脑海。我把手从后面悄悄伸过去,隔着衣服搔她的腰,她没有反应,不动声色的与我继续聊着。有点意思了,于是又把手往上伸去碰她的胸罩带,她仍然装不知道。

  车到站了,她站起来开车门,我趁机在她肥美的大屁股上捏了一把,关上车门时她居然没有坐下,于是我继续捏她的屁股,还揪她的三角裤。到终点站时,她悄悄地对我说:「下车后等着我,我去交班。」可我没有等她,冬夜的凉风让我略微清醒了些,我几乎是跑着回家的。

  那几天我有意躲着她,早上早走,晚上早回,但越躲反倒越不安起来。可你知道干我们这行加夜班是家常便饭,一天晚上终于又碰见她了,她不理我,我也不敢搭话,下了车后我有点茫然,点了根烟站在车站发呆。「抽烟可不是个好习惯。」她走过来说。操,豁出去了。给家里打个电话说晚上不回去了,然后和她一起去吃消夜。

  吃完消夜已经将近十二点,干什么去呢?她说不如一起看通宵电影,我心想一小伙子跟个老娘们去看通宵电影有点不伦不类,虽然那天我穿的是便装。但紧接着我的下面就有了反应,得,通宵通宵吧。

  电影院里很空,我们坐在了最后一排的情侣间中,其实大家都清楚要干些什么的,只是我有点不知该如何下手的感觉。

  坐了一会,我开始动作,先隔衣服摸她的乳房,真他妈大,沉甸甸的,又把手伸后面去解她的胸罩带,解半天没解开,正纳闷,豁的一下子就开了,再探她的乳房,又大又沉,下垂的很厉害,估计站起来都到肚脐眼了。但乳头却很小,周围的皮皱皱干干的。和我第一任女友的乳房比起来是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捏着捏着她哼哼起来,我就把裙子掀起来隔着裤衩搔她的逼,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说:「不行不行我这太敏感了,我怕我会叫出来。」谁还管的了这么多?

  扒开裤头往里塞,我操,水都快流椅子上了,又湿又糯,她似乎要忍不住似的,一下摀住自己的嘴,一个劲哼哼……

  玩了一会,她制止了我,开始动手拉我的拉链,「真骚。」她说,我不好意思的嘿嘿了两声,她打开一瓶矿泉水冲了冲,随即一口吞了下去。

  我包皮有点过长,平时打手枪的时候都得隔着包皮弄,要不然就痛。但是她很自然的把我的包皮翻下来直接吮我的龟头。这种感觉好奇特,又痛又爽,有心拒绝又欲罢不能。

  她低着头趴我腿上一上一下的吮着,我把手伸她裤衩里搔她的逼和肛门。但吮了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要射的感觉,她似乎有些累了,直起身子开始用手撸,我便又把手绕过去摸她那对很夸张的大奶。

  又玩了一阵,她突然跪在我面前,把衬衣完全解开,胸罩往上一抹就夹住了我的鸡巴,夹一会就低下头舔一口,然后接着夹。藉着电影屏幕微弱的反光,那对老奶子或圆或扁的变幻着形状,我甚至都能看到她的白头发。

  那一晚上她让我射了三次,乳交时射在她怀里,另两次分别射在她的嘴里和手里,虽然我很想插她的逼,但终究没有插成,我把我的遗憾告诉她并说:「不让我插让我看看总可以吧。」

  她说:「你哪像个警察呀,分明是个流氓,这样吧,不给你留遗憾,让你看看得了。」说完把裤衩褪到膝盖并蹲了下去,「拿你的火机照着看吧。」浓而黑的毛挡着看不分明,我边用手翻找她的阴唇连仔细瞅,她突然尿了,弄我一手。

  分手的时候她告诉我,她要调机关去了,以后恐怕再见不着我,我是个有为青年和她年龄悬殊她不想羁绊我(有为青年?好笑),还说什么虽然我身在警界但希望我能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之类的话……临末了将她那条沾着淫水还潮乎乎的白色三角裤送给我留做纪念。我边闻着这条裤衩边手淫了很长时间,直到它变得又黄又脏时才扔了它。但我最终戒了烟。

  【完】